亦蝮

在死去里活着 在活着里死去

1衍生
2梦的边界
3锋
大晚上突然想画画,在论文背面胡乱开始了。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不小心滴了颜料又没办法补好。但是,自己画的挺开心,这就可以了嘿嘿。

火化。不要葬礼。那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不要埋在土里,我怕黑。
起风的日子,撒在空中就好。实在不行,就随便丢在空荡的地方吧。
我宁愿在地狱里永世痛苦,也不愿在这世间,丢失自己。
就这样。

虹之间

茂盛的大桑树下,疯子达达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
嬉戏的孩童路过,也抬起头打量着。
“叔叔,你在看什么呢?”
“嘘——”达达把食指搭在薄薄的嘴唇,“别让他跑了。”他的眼睛明亮如六月的星光,夏日的烈阳也无法灼伤。
女孩看向湛蓝的天空,大片洁白的云朵。
“什么都没有啊。”
“囡囡,快回来,那是个疯子。”
达达似是什么都没有听见,继续看着天空。
一阵风吹过,天空瞬间阴沉下来。

“别跑!”达达顺着风的方向飞奔起来,用尽全力追逐着。
“别跑啊!”
“轰——”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行人四散奔跑,雨水顺着大桑树翠绿的叶子不断流淌。
达达在雨中奔跑,双眼一直盯着翻滚的天空。直到他被石头绊住,猝不及防往前方摔去。
他站起来用湿漉漉的手抹去脸颊的泥水,看见前方用麦穗搭成的棚子。
一个瘦削的男人,生火烤着什么,香气让达达的肚子响了一下。
“喂,你在吃什么?”
男人抬起头,一双湛蓝如天空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达达走过去,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
“在里面!他在里面!”
“什么?”男人眨了一下眼。
“哎呀,别动!动了就看不到了!”
男人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眨眼。
达达笑着,“你看,他飞起来了!”
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达达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

“来吃点东西吧。”男人把锅子从火上取了下来,里面煮着一个黄澄澄的大南瓜。
“好啊!”达达狼吞虎咽地吃着滚烫的南瓜,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的眼睛。
“你在看什么?”男人有些不好意思。
“看他啊!”
“他?他是谁?”
“他就是他!”
雨停了,男人笑笑,“你叫什么名字?”
“达达,我叫达达。”
“哦,我叫林奇。”
“嗯嗯。”达达看着他,满足地笑着。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林奇问。
“我在找他啊。”
“他到底是谁啊?”
“你不知道吗?他就在你的眼睛里。”
“我的眼睛的确是有些特别,所以他们都说我是怪物。”林奇苦笑着。
“怎么会呢,你的眼睛里有一个世界呢!”
“世界?”
“你看,你的眼睛里有天空。”
此时阳光穿透云层,打在了林奇的眼睛里。
“还有太阳!你的眼睛里也有太阳!”达达惊喜地叫着。
“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呢。”
林奇微笑着,像是打开了话匣子。

“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你是第一个。”
他看着达达沾满泥土,却如孩童一般天真的脸,一双明亮的眼睛仔细地看着他的。
“你竟然不怕,没有人敢这么看我呢。”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我没有房子,就用春天的枝丫,夏天的麦穗,秋天的落叶,冬天的枯木搭棚子。”
“起风的时候,它们会被吹散,我就重新搭。”
“搭房子,是我生命里唯一忙碌的事呢。”
达达看着他的眼睛,那片晴朗的天空,渐渐阴暗下来。
“我每天都在等待,等待有一个人来我的房子。”
“这里没有灯,但是有烟火。”
“这里没有棉被,可是有我。”
“你看,我的身体还热着。它在发烫。”
“我以为我会死去,可是它越来越烫,我有一颗滚热的心脏。”
“没有人愿意来。很久之前,他们把我放在这里。”
“我只能日复一日重复着。”
“这里还有一个死寂的人。”
“一个死寂得看透了春夏秋冬的人。”
林奇沉沉睡去,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
达达再也看不到他,他想伸手触碰,却收回了手。他定定地看着,明亮的眼中带着困惑和不解。
在那只紧闭的左眼上,达达看见了一颗,如水晶一般晶莹的泪珠。

林奇醒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味。
火堆旁边放着煮好的南瓜,还有一把新鲜的桑椹。
达达蹲在地上,双手托腮,望着天边火红的夕阳,念念有词。
“怎么不见了呢?”
“什么不见了?”
“奇奇!你醒了!”达达一下子跳了起来,跑到林奇面前,看着他的眼睛。
那双黯淡的眼睛,在看到达达以后,瞬间天晴。
林奇做了一个梦。
在他刚出生的时候,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湛蓝的天空里,映着一弯色彩明亮的彩虹。
“妖怪!妖怪啊!”
人们四散逃离,留下林奇一人。他孤零零地躺在台子上,大声啼哭着。
没有人听见。
没有人听见。
那双眼睛里的光,慢慢暗下,成了一方,如深渊般的黑夜。
林奇在这梦里辗转反复,被致命的孤独感缠绕。
好不容易挣扎醒来,他看见达达的背影。
一种莫名的温暖袭来,他摸摸滚烫的心,仿佛不是现实。

达达看着他的眼睛。一秒。两秒。三秒。
“来了来了!他又来了!”
林奇微笑着,“到底是什么呀?”
“他!是他!”
林奇不解,他看着达达孩子一般雀跃的脸庞,蹲在了他面前。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
林奇一惊,转过身去闭上眼睛。
“怎么了?”达达在他面前蹲下。
“不要看...”
“让我看看!”
“不要...”
达达捧起他的脸,“你的眼睛会发光!”
林奇绝望地看着他,以为又会有人离他而去。
那双眼睛,变成了黑夜的色彩。然而在那如浓墨般的黑色里,竟有无数闪闪发光的小点,仿若满天的繁星。
“好漂亮!”
“奇奇,你好漂亮!”
林奇诧异,漂亮...他从来没有奢望过,会有人用这样的词汇形容他。

夏夜来临。
林奇的房子在雨中被淋得东倒西歪。
达达打了个哈欠,“我好困。”
“睡吧。”林奇搬来新的麦穗,铺成了简易的床。
达达缩了缩身子,打了个喷嚏。
“冷吗?”林奇问。
“好冷...”达达在梦里嘟囔着。
林奇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那颗滚烫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呼之欲出。
他躺在麦穗上,轻轻抱住了达达。清瘦的身子,仿佛瘦弱的孩子。
达达转过身,把手搭在了他的身子上。
林奇一顿,眼睛里,星光璀璨。

太阳升起。
夏日的白昼总是来得很早。林奇早早地起来,去拾捡掉落的麦穗。
回来时,达达还是在那里蹲着,盯着远方的天空。
一群飞鸟掠过,留下了一支轻薄的羽毛。
达达拿起来,挠了挠自己的手心,咯咯笑起来。
“真好玩。”
林奇微笑,他似乎从来都没有笑得这么多。
“达达。”
达达转头,眸子晶亮。
“奇奇!你回来了!”
他跑过来,看着林奇的眼睛。那片天空,愈发明亮了。
“还好,他还在!现在我都看不到他了呢。”
林奇突然很好奇。他眼中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走到路边的湖泊,看着水面上的自己。
他从来不敢看自己,就是因为那双眼睛,让他从小就被抛弃。
他惊讶地看着那双眼,一片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说他是妖物。虽然有所听闻,但自己亲眼看到,他也十分震惊。
他强迫自己去直视那双眼睛,却找不到达达口中的那个“他。”
那会是谁呢?

两人一起搭好了房子,虽然大部分是林奇在忙。
达达时而追追飞来的蝴蝶,时而玩玩手中的麦穗。
达达仍是忍不住盯着林奇的眼睛看,林奇也习惯了。
至少能有一个人愿意直视他的眼睛,他想。
林奇的身体越来越烫,不是太阳的炙烤。这烫不会发汗,只是在体内一直升压,挤压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发现,越接近达达,他的身体就越烫。可是他做不到离开他。
达达于他,似乎是一味解药。
在死寂的生命里,第一次带来可以称之为意义的东西。
他爱上了陪着达达看天空。日出到日落,天空变化莫测,而他的眼睛,仍是晴朗一片,却是越发耀眼。

林奇开始睡不着。
他抱着达达,内心的炙热越发旺盛。他眼中的星光,明明灭灭,胜过夏夜的萤火。
达达在梦中,轻柔的呼吸一拍一拍地打着他。
他睁着一双闪烁的眼睛,觉得心脏就要爆破。
似乎...就要死去。
他突然害怕死去。
在无数个寂寥的日子里,他希望自己可以立刻死去,结束这日复一日的空无。
可现在,他突然找到了意义。
还是,他根本就注定无法与人接触?
梦中的达达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不断嘟囔着。
“奇奇,他在你眼睛里...在你眼睛里...”
林奇苦笑,达达留在他身边,也是为了他眼中的那个“他”吧。单纯如同达达,只知道追逐心中的“他”,而他呢,用尽一生,却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
他动了动自己的手,那双滚烫的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他注定,一无所有。

达达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林奇。
他看了很久的天空,对着路过几次的飞鸟打招呼,也没有看到林奇回来。
夜幕降临,他突然紧张起来。
他起了身,四处寻找。
空荡的麦穗房子,冷却了的火堆。
他奔跑在大片大片的麦穗地里,被沿途的麦穗划破皮肤。他的双脚被石子和沙砾磨出鲜血,而他浑然不觉,只是一直奔跑。
仿佛是那天,他在雨中追逐的姿态。
很久很久以后,他看到黯淡的光火。
他顺着光火前进,看到奄奄一息的林奇。
月光明亮,照出林奇胸前一大片暗色的鲜血。
他不小心触碰,那鲜血,仿佛沸腾。
林奇扯出一丝无力的笑,“还是被你找到了。”
“奇奇!你怎么了!”达达的声音透露着惊慌。
林奇没有告诉他,他为了继续和达达在一起,去城里找医生看身体发烫的事,却被一群人当成妖物毒打了一顿。那把锋利的水果刀,刺破了他的心脏。他挣扎着走出了城外,一直撑着,被一个信念。
他只是奢望着,能在死之前看到达达。而他又不希望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没想到,达达真的出现了。

达达用双手捂住那汹涌而出的鲜血,沸腾的血液灼伤了他的手。
“不好意思,你再也看不到他了。”林奇扯出虚弱的笑容,眼中的星光越来越黯淡。
“他就在这里啊。就在这里。”达达手足无措。
“你能告诉我,他到底是谁吗?”
“灵魂...是我的灵魂...”
竟然如此...他的眼睛里,有达达的灵魂。真好。
林奇的心脏猛地抽动,眼中的光芒终于消失,他闭了眼。
达达疯狂地找东西堵住流血的伤口,却发现那血再也没有流动,慢慢冷却。
他抬头看了看林奇的眼睛,那双眼睛却已经紧闭,再也看不到。
他看见两道白色的灵魂从林奇眼中流出,一直飘到了漆黑的夜空。而他没有追逐。
他只是紧紧抱着林奇,以为他还能温暖他一整晚的梦。

茂盛的大桑树下,疯子达达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
他痴痴笑着,不时指着天空。
路过的孩童,再也不敢上前询问。而是小心翼翼地跑远了。
达达看着天空,雨后出现了彩虹。
那绚丽的彩虹,和林奇出生时眼中所现一模一样。
他跑了起来,追着那道彩虹。似乎在那七彩光束尽头,有着天下无双的瑰宝。
他看见,在那彩虹尽头,有两个灵魂,白色的,飞舞的灵魂。
曾几何时,那是谁也无法懂得的梦。

水渍

(很久以前写的)

  你老啦。这些年我看见你原本银灰色的头发慢慢变成了全白,现在连眉毛也白了。你颤颤巍巍地担起两桶水,白色的松弛的手臂里浮出一块凸起的肌肉——在这农村也并不安宁朴实,你担心自己什么也不做,会被子女们嫌弃。你只希望还能在晚年里有个平平淡淡的生活,还活这么几年。
  你已经八十多岁了,牙齿掉了两颗,却也还健康。你有时听到儿媳说你离死还久着呢,听出里面隐藏的懊恼与鄙夷,也只是抿紧嘴唇,什么也不说。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多年,却短得像弹指一瞬。十多年,你在这淡如白水的日子里,一天天感受着自己的老去,却依旧挥不去对死亡的淡淡恐慌。

  当你闭目叹息的时候,而我终于走上这条望不断的路。
  我心里最后的净土,停留一座坟墓处。长满荒草,依旧盛放。
  那些不知名的草本植物茂茂密密,绿色的枝叶将并不太隆起的坟墓生生掩映,让人极容易忽视掉那方土地下长眠的人,然后路过,然后错过。
  我像割稻草一样割去它们有些坚硬的茎杆,这需要些力气。最后我终于看清了这座坟,小小的,连墓碑也没有。只有几株刚长出的小苗,在瞬间空了的泥土上显得格外鲜绿。
  他们说,绿色代表生命和希望。我固执地相信,从未怀疑。

  黄昏。
  你刚刚淋完菜地回来,坐在木椅上休息。今天的夕阳很红,甚至染红了远处天边的云朵。不知怎么的,你想起了她。
  她并不漂亮,和所有的农村女人一样,皮肤黄黑,手指粗糙,说话声音也大。
  你想起她干练地挑水淋菜,干练地洗衣做饭。每天清早,她拿着一把陈旧的塑料梳子站在家门外,用力地梳着打结的蓬松的头发,然后用一个黑色的橡皮箍扎成马尾辫。总是上半截头发乌黑发亮,发梢却干枯发黄。
  你每天出去赚钱,她就在家劳作。晚上回来时,总有一顿还热腾着的饭菜在桌上摆着。你们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长大了,现在都还过得不错。
  她是出了意外死去的。摘菜时被毒蛇咬了一口,没多久就倒在了地上。被发现的时候早已断了气,小腿上青青紫紫,肿胀的厉害。脸上一片苍白,嘴唇却是乌的。
  之后就是忙碌的葬礼。她下葬后你打理好一切,喝了大半瓶白酒睡了一天一夜。
  那年她是六十三岁,你也快七十了。没了她,你便不再出去做事,呆在大儿子建的水泥房子里,给他带带孩子做做家务,现在他也添了孙子了。
  “老啦。”你幽幽地叹了口气,颇觉身心的疲累。
  天色越来越暗,清凉的夜风开始吹过来。你想该做饭了,却还不愿起身。

  我是以一种急切而虔诚的心情缓缓地跪在了那座墓前。泥土沾上了我的膝盖,可我不想垫上一些什么来保持干净。我虔诚地闭眼,虔诚地合手,虔诚地磕头。说,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烧纸钱的时候,那些淡蓝色的烟雾熏得我眼睛很疼,眼泪流了出来,但这不是哭。我想我不会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这晚了十年的祭拜,我终于得以,来见你。
 
  大儿子和儿媳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房子里意外的没有灯光,他们看见你坐在门前的椅子上,闭了眼。
  他们开始摇推你的身体,他们以为你会死。
  但你还是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看见眼前黑暗的夜晚,挣扎起身摇摇晃晃走进了屋。你还没有做饭。
  你又听到了儿媳的说话声。
“这么晚了还不煮饭,想饿死人啊。人老了也不做自己该做的......”话里的奇怪语气,并不是针对你的懒惰,你知道,你都知道。
  饭锅里浑白的淘米水上泛起了一点又一点涟漪。你正如下山欲离开的我一样,脸上布满水渍。

放手吧。
她睁开眼睛,俯视着手下的人。
一个挣扎着的身影,瘦削的手紧紧抓着她的,眼中似有不甘。
单薄的白色裙子在风中飘摇。七十楼的顶层,人群如同蝼蚁,抬头不见天明。
在她苍白的脸庞上,浮现着一抹神秘的笑意。眼前风雨欲来的天空,黑色的云层不断翻涌,一架灰色的飞机,摇摇晃晃在云中穿行。
不要。
她稀疏而纤长的睫毛纹丝不动。
不要。
一滴沉重的雨水,打湿了乌鸦的翅膀,它不得不减速飞行。
不要。
那雨水打在她们脸上。一滴再一滴,直至汹涌磅礴。
摇晃着的人,长发尽湿,泪水顺着雨水一起滑落。
她看着身下的她,一点一点抽开手。从小指,到无名指,到中指,到食指。
最后,她抽出了她的大拇指。
啊——
尖叫声冲破云层,却消逝在雨中。
坠落,有什么在坠落。
她转身离开,走进电梯,按下按钮。
坠落。
坠落至无尽之处。
她看着电梯里的自己,衣衫尽湿,狼狈不堪。一双灰眸,没有一丝色彩。
她想起她,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恐惧与不甘,惊慌和失措。
是她杀死了她。
是谁杀死了谁。
她伸手摸向自己的心脏,那里,空无一物,连坠落,也不再有。
死去。
死去。
死去。
有人围成一团,低声议论着。
鲜血被雨水冲刷,那是一具折叠起来的尸体,白裙子沾满了泥沙。红色的血液宛如樱花绽放。
飘零。
她路过那具尸体,面无表情,悄无声息。
大雨里,她白色裙子的背影,一直消失到天际。

之启

我此生的挚爱,是一个永远不会老去的人。
他活在三十岁,风华正茂的年纪。
那辆车,从我现在身处的城市驶来,清冷的冬夜,他瘦削的身影缓缓前行,不断咳嗽着。
尖锐的灯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一声闷响,他倒在了血泊里。
我看很多血腥电影,在每个车祸现场张望。
只想看见和他一样,脑袋被压成三角形,脑浆流了一地的场景。
那是三四岁,每天被重复和提醒的画面。
懵懂的稚童时候,他们问,他哪去了。
我笑着说,他在山上。
很多年后我找到了他长眠的地方,没有墓碑,没有人踏足的痕迹。疯长的野草,遮掩住那一方小小的隆起,不仔细看,谁也不会知道那里住着一个人。
小时候,每个静寂的夜里,不断重复的梦境。是他背着啼哭着的小小的我,在刮着寒风的夜里,去买一包葵花籽。
我仍然记得那个包装,湛蓝的天空,盛放的向日葵,那也许,是他希望我看到的东西。
重度抑郁的那几年里,一个人住在空荡的单人间。偶尔走出房子,看着灰白色的天空。会看见他的笑容如同慢镜头,一点一点拥抱住我。
刀片划过皮肤,我转过头。
他在我身边,似乎皱着眉头。
失眠的夜晚,睁开眼,再闭上。侧过身,会不会他也在抱着我。
再然后,我去了他车祸的地方。
那是我们曾经的家,如今已经变成荒废的空楼。生锈的门和铁窗,挂满了飘摇的蜘蛛网。
空荡的街道,炙热的太阳。我把每个地方一一走过,试图唤醒早已不存在的记忆。
抬头,仿佛看见他的脸,他说,加油啊女儿,加油。
我微笑。
他们说,是我执意去看他,执意把自己的姓改回他的,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后悔。从来不会。
那些阴凉的宿命,从他人口中听说的记忆,惨淡的故事,从来不是我要逃避他的理由。
外婆说,他是一个好人。
有人说,他很花心。
他们说,他很聪明。
那张模糊的身份证上,有他的照片。他们说,我和他长得很像。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单眼皮,高鼻梁,那是他留给我,关于他存在过的证据。
那些被毒打,一个人逃亡的日子里,我坐在黑暗的马路边,狼狈地哭泣。
不断地想着,如果他在就好了。
会不会,命运会变得不一样。
他的离去,成为我新的地狱。
贫穷的家庭,懦弱的继父,病态的母亲。
我被孤立,被欺凌,被嘲笑。在夹缝中生存,在窒息里挣扎。几欲放弃。
死寂的夜晚,我看着黑暗中潜伏的湖泊。
心里的声音,不断催促着我。
跳下去,跳下去。
跳下去,我是不是就可以和他在一起。
要如何努力,才能继续活着。
要如何坚持,才能熬到尽头。
他是希望我活着的吧。
我还没有足够优秀,成为他最骄傲的女儿。
我还没有足够强大,可以一个人勇往直前地走。
我总是相信着,他在看着我。
我看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那是他在闪烁。
有风吹过脸颊,那是他环绕着我。
我喜欢追逐一阵风,那或许是不肯离去的魂魄。
我在暗夜的房间里打伞,幼稚地尝试着每一个可以见到鬼的传说。
我不畏惧每一个人们避之不及的忌讳时刻,会不会那是可以见到他的机会。
12月5号,是他死去的日子。
除了我,没有人记得这个日子。我写下大段字句,在佛前愿他超度。
安好。安好。我写了很多年的安好,希望他真的可以安好。
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刻,交之真心,托与一个或许空无的人。
再也没有这样的深情,如若能触摸关于他的一丝一毫,我愿灰飞烟灭。
终是执念太过沉重。
我为他生,为他死。
为他在黑暗中负重前行,为他在光明里积攒笑容。
我愿倾尽所有。
只是如果。
如果我能触碰到你的手。
如果我能听见你的声音。
如果我能看见你的背影。
如果我能重回到两岁,看见你那宠溺的笑容。
如果我能吃到他们说你每天都会为我买的花生。
我尝遍我能买到的所有花生。
却不知道你为我买的是哪一种。
我看见时光在倒流。
出生时你欣喜的样子,你扶着咿咿呀呀的我,慢慢教我走路。你抱起哭泣的我,温柔地哄着。
这一切在两岁戛然而止,再也不会有。
他们说,六岁以前的记忆会消失。我想这是真的。不然为什么,无论如何我也记不起你的样子,我的脑海中,除了那个梦境,再也想不到你的任何。
我梦见过你四次。
那是我最珍贵的梦。
你总是惨白着脸,对我笑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被折叠起来的尸体。
每次梦见你以后,我总是不断回想着,要永远记得那些画面。
而现在。我要和你告别。
因为,我要继续我的生活。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不过是我幻想的一场梦。
我的爱永远不会消失,但我想我必须往前走了。
当你的死不再是我缄默于心的秘密。当你不再是我活下去的理由。当我在孤独的时刻不再渴求你的陪伴。
或许这就是长大了。
你看,我长大了。
此生此世,永生永世,你都是我的挚爱。
而我,却不能再这样活着了。
我要好好爱自己,做自己的保护伞。
能够真的陪伴我的,是我。
音乐放松治疗里最后一句话,是请睁开眼,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我睁开眼。
梦醒了。
我要试着接受,你真的不在了这个事实。
感谢你给我的那场梦。那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感谢你给我的人生,你是我心里,最后的净土。
感谢你给我的爱,让我知道我并非一无所有。
你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存在。
只是如果有下一世,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早分别。
下一世,我一定牢牢抓住你,至死也不放开。
你放心。我会一个人,好好地活着。
我会连着你那一份,活成最好的样子。
那么,亲爱的,再见。
再见。
再见。
来生,我们再会。

她丢下她的一切
她丢下她麦田里的房子
种满蒲公英的花园
她睁大眼睛
阳光照亮她棕色的瞳仁
告诉我
我要去哪里
我要一场终点不是死亡的流浪
我要去没有天使的天堂
我要投入没有温度的火焰
我要去长满矢车菊的荒岛
可是她没有行走的力气
没有鼓鼓的行囊
她没有清晰的方向
她只有一双布满泥土和雨水的赤足
她是荒原里无处可去
却又哪里都是家的流浪者
告诉我
我要的是什么
我不要天使的眼泪
我不要撒旦的笑容
我不要飞鸟的羽毛
我不要温暖的阳光
我不要我拥有的
或者不曾拥有的一切
我要什么
我不知道
风装满她空荡的背包
雨洗去她满身的尘土
白雪覆盖她残存的心脏
那里面没有高阳
只有日落
那里面没有萤火
但有繁星
你听
咚 咚 咚
那是谁的心跳
那不是我的
她说
那是谁的
有谁住在她的身体里
不肯出来
有谁代替她存活
不愿离去
不管了
她说
她要丢掉她的一切
她想奔跑
奔跑在寂静的黄昏
雨后的清晨
告诉我
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深海的鱼群
我来自熄灭的落日
我来自遥远的冰川
冰层破裂流出的那一滴水
亿万年前谁丢掉的眼泪
她奔跑起来
向着没有尽头的荒原
薄雾弥漫
她的身影越来越远
仿佛那是最后的救赎
仿佛那是最后的救赎

我曾以为我一无所有
在那些被黑暗侵蚀的时候
你汲汲营营
一个人孤独地行走
在黑暗的迷雾里
看不见光线的森林中
一片深色的海底
你潜伏在人群无法触及之处
以为这就是最终的结果
那个可怕的字眼
时刻召唤着你
去死
去死
在那些深不见底的时光里
你一个人缓慢呼吸
充满恐惧,悲伤与痛苦
你终结的不是这个世界
终结的是自己
你离开的不是这个人间
离开的是自己
你带着自己
飞身扑进火焰
沉没在宁静的海
以候鸟的姿态
投向幽暗的深渊
你忘了你还拥有的一切
你忘记了阳光折射眼睑的温度
你忘记盛放花瓣的柔软
忘记雨后草地的清香
忘记飞鸟掠过的痕迹
忘记那个强大的
强大的自己
在所有无法度过的境地里
一直行走的自己

你忘记了吗
你还在奔跑啊
马不停蹄地奔跑
即使无法长出翅膀
即使心中没有方向
即使黑暗静默流淌
即使苦难从未远离
你在奔跑啊
你在朝着那片美丽的
美丽的世界奔跑
你看见天使落下的羽毛
看见独角兽在清澈的河水里行走
看见雪山顶静坐的老者
看见恒河边苦行的僧侣
你看见了自己
白色的
透明的
没有杂质的自己
那也是你啊
你拥有了什么
你失去了什么
你得到了什么
你放弃了什么
这些都不重要
我曾以为我一无所有
在最深的海底
最黑的夜晚
我看见了

谁都无法抹去的天明

喝下一瓶酒
抽掉很多根烟
在雨后的天台
看着深蓝色与暗红色交错的天空
大片黑色的云朵
城市里慢慢亮起来的灯光
被雾气笼罩住的霓虹
我看见
一片深蓝色的大海
在最深的海底
没有游荡的鱼群
没有投射进来的阳光
一个沉寂着的人
漂浮在水里
他闭着眼睛
眼泪融进海水
灵魂脱离身体
无法呼喊
无法挣扎
无法告诉人们他空荡的心
却装不下一丝光线
视线拉回眼前的一切
有一滴无法流出的泪水
停在干涩的眼眶
烟雾升腾
我听见城市里机器运作的轰鸣声
女孩们交谈的轻笑
残留在屋檐的雨水
一滴一滴往下掉
麻木的感官
被脑海中空旷而复杂的一切压住
高楼
刀片
药物
所有危险的事情
成了最想触碰的东西
我渴望一阵风
在无人的原野
一个人沉睡
我讨厌升腾的烟雾
讨厌炙热的火焰
讨厌明亮的白天
讨厌幽深的黑夜
我讨厌嘈杂的人群
讨厌拥挤的地铁
讨厌孩子的欢笑
讨厌婴儿的啼哭
我讨厌我所喜欢的一切
我讨厌自己
我讨厌无论在各种境地
我都知道我能走过去的我

她在人们面前疯狂大笑
她牵着朋友的手在车辆中奔跑
她在昏暗的角落点燃一根烟
她在荒芜的田野仰望飞鸟
她埋下儿时最想要实现的愿望
她相信她爱的人活在天堂
她捡起死去蝴蝶的半边翅膀
她眺望梦境中湛蓝的海洋
她凝视天际闪烁的繁星
她拾起被踩脏的白雪
她插上柳树新生的枝条
她种下飞到手中的蒲公英
她扯掉蝗虫深绿色的触须
她舔干伤口溢出的鲜血
她一次又一次剪短头发
她听轻声低诉的歌谣
她钟爱嘶吼的死亡摇滚
她在黄昏时刻安静冥想
她路过白昼的人潮
她静坐在深夜的天台
她张开双手肆意尖叫
她追寻天空中神的足迹
她纠缠于内心潜伏的魔
她瞥见白色的先知
她窥探黑色的自己
她触碰冰冷的雨水
她抚摸炙热的土地
她变得越来越平静
她划向自己的手腕
她刺破自己的心脏
她吞下大把药片
她终于闭上眼睛
许久以后
有人捡起她的尸体
发现一颗晶莹的钻石
阳光下
每一面都闪闪发亮